www.qg8080.com

我的电建爸爸
来源:施工科学研究院 作者:徐秀贞 时间:2019年6月18日 文字大小:【      

       外边在下雨,我缩在自己的被窝里,不敢脑袋探出来,甚至怕呼吸的声音。刚刚妈妈在隔壁哄妹妹睡觉,我不敢打扰,可又怕这漆黑的夜晚。再过十二个小时,我就要点燃七岁生日的蜡烛,刚刚在犹豫要不要给爸爸打个电话,希望他可以回来,回来陪我一起吹灭生日蜡烛,对我说句生日快乐。我慢慢露出脑袋,打开台灯,小心翼翼打开装有压岁钱的储蓄罐,数了数,五百块。这笔对于我来说的“巨款”应该可以买爸爸一天时间了吧。我打开视频,晚上十点的爸爸还在签报告。我告诉他,明天是我的生日,想用自己的压岁钱,买他一天时间,八个小时就可以。爸爸终于放下笔,认真的看我的眼睛,耐心的听着我的请求。爸爸沉默片刻,不出所料地还是拒绝了我,他说他明天要开会,要浇混凝土,要做试验......可我分明看见了,他低头瞬间红红的眼睛,是的,对于他来说,他对于这份工作的感情,不是钱可以衡量的,这是他的使命,是他的责任——这就是我的爸爸,“讨厌的电建爸爸”

       对于我的童年而言,整个记忆都是流浪的,从出生后,就开始跟随爸爸妈妈四处为家,住在工地。那个时候,工地虽然不分黑夜白昼的灯火通明,机器轰鸣,可是我异常孤独,爸爸永远浇不完的混凝土,拉不完的钢筋,签不完的报告。曾经,我告诉自己的老师,自己想改名字,叫“混凝土”,老师当时一脸诧异的问其原因,我只为感觉,爸爸肯定非常喜欢混凝土,否则,他怎会盯着那灰乎乎的东西看那么久,怎会对着它自言自语,甚至一会笑一会皱眉,却未注意到,门口小小的,等他良久的我。那个时刻,我想爸爸应该爱它是多过于我的。因为这一年多,爸爸从未去开过一次家长会,没有陪我过一个重要的节日。我错误的感觉,他有太多的理由来敷衍我,甚至我能背出,我这句话说出来后,他给与的反应。六岁的夏天,妈妈生下了妹妹,我结束了流浪的生活,跟着妈妈回到老家,开始了我的小学生涯。我见到他的日子更是屈指可数。记得过年之后他要赶回去上班,爸爸很早就起来坐在房间里发呆。我明白他的感受,于是我故作轻松,告诉他,我长大了,会帮助妈妈照顾妹妹,会好好学习,也劝他好好工作。我笑着送他到楼下,和他说再见,然后再也不敢回头看他。车子缓缓驶出门口,我没有敢抬头,风拼命的撕扯着我的思绪,瞬间风干挂在脸上的泪痕。我想,爸爸是爱我的,是想平衡的,平衡家庭和工作的关系。他的努力,我看到了,也感受到了,可却无法释然——这就是我的爸爸,让我“纠结的电建爸爸。”

       转眼之间,我小学一年级了,老师为了这次父亲节组织了活动,让同学们介绍自己的爸爸,有的说自己爸爸是老师,有的是律师,还有的是医生甚至老板,轮到我时,我骄傲的说,我爸爸是工程师,全班却哄堂大笑,议论纷纷,因为这个职业对于我们来说,陌生又没有意义,那是第一次哭着跑回的家。妈妈笑着给我讲解了这个职业的性质,她说“工程师分好多种,爸爸属于电建人,电建的叔叔爷爷们像魔术师,每到一处,都是荒凉的境地,距离城市很远,他们从零开始,在那里,可以建成一座座桥梁,一条条高速,一座座电站。这个高楼大厦的城市,这城市的万家灯火,这一条条快速通道,都离不开电建叔叔阿姨们的辛苦付出,就像你喜欢的《大头儿子小头爸爸》里面的小头爸爸,他就是一位很棒的桥梁工程师。你爸爸也是一名工程师,所以,你不应该为有一位电建爸爸而骄傲吗。”妈妈当时的一席话,让我第一次碰触到“电建工程师”职业。——这也是我的爸爸,让我“骄傲的电建爸爸”

       不知不觉已经十二点了,其实爸爸所做的我懂,他肩负着施工现场试验工作的使命,他爱这份工作,爱这份工作多带给他的踏实,充实。我对自己说了声“生日快乐”,关掉台灯。躺在床上,紧紧抱着爸爸送给我的玩具熊,开心幸福的进入梦乡。

【打印】【关闭】

已浏览:4030次